全国政协京昆室代表团会见圣彼得堡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代表

来源: 日期:2011-09-07

(记者 王骞)由中国驻圣彼得堡文化领事段小聪先生主持,全国政协常委、政协京昆室委员、原国家京剧院院长吴江先生带领的全国政协京昆室访问团选定在圣彼得堡著名的中国文化艺术中心——“石仑画廊”会见圣彼得堡文艺界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代表,并与后者进行了亲切座谈。

访问团成员总共7人,大部分是驰名中外的京剧戏曲艺术家。俄罗斯国立赫尔岑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梁翠珍教授,俄罗斯华人艺术家协会潘义奎主席,原西南师大舞蹈音乐系主任琦琦等应邀参加了座谈会并开怀畅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会后,访问团成员均表示,国内到访圣彼得堡的文艺代表团和圣彼得堡当地的文化艺术界华人的交流难能可贵,至关重要。而“石仑画廊”作为一个能够横跨中西,合欧亚文明于一炉的文化交流载体,在将来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

据悉,石仑画廊是专门展示旅俄华人艺术大师姜石仑先生绘画作品并以其命名的画廊,当前地址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剧院广场16号(Театральная площадь 16) 姜石仑先生是世界著名的中国画艺术家,圣彼得堡列宾美院名誉教授。其作品被法国卢浮宫、俄罗斯冬宫等世界顶级艺术馆和中国人民大会堂等国家重要机构收藏。

 

座谈会发言选辑

全国政协常委、京昆室委员、原国家京剧院院长、国家一级编剧吴江先生:我们对俄罗斯文化艺术的了解还是从苏联 “体验派”戏剧之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那里开始的。中国的影视、戏剧深受这一派的影响。

当前中央的政策是:怎样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双向学习的过程,从“引进来”这个角度来说,学戏曲的也要学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艺术达到一定高度,基础的理论、技巧就显得至关重要。

从“走出去”谈起,20079月我带领的国家京剧院访演团在圣彼得堡演出大型京剧《图兰朵公主》,3层的大剧院全部坐满。俄罗斯观众非常崇尚中国京剧的基本功。

上个世纪30年代梅兰芳先生访问苏联,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还有德国戏剧大师布莱希特都就有过交流,影响非常大。

这些都表明,俄罗斯人是喜爱中国文化的,石仑画廊开在马林斯基剧院边上,说明了中西方文化在和谐共存,俄罗斯人有这个素养来欣赏中国文化。

 

吴江先生:中俄两国在地缘上互不可分,在文化上也可以互补互利。京剧的本质不排他。我们在法国巴黎的时候,把法国名剧《熙德传》改编成京剧,受到很大欢迎。

我们现在正着手准备巴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改编成京剧,作为一种中西文化结合的尝试。

 

政协京昆室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演员、上将叶少兰先生: 1957年中国京剧团去莫斯科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和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演出剧目全部获得金、银奖。我1975年进入中央戏剧学院,学的是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对我们这几代人的影响也很大。京剧和“体验派”戏剧理论有极大的相通之处。京剧不光讲表现、夸张,也讲体验。

我们在俄罗斯印象很深的一点是, “体验派”戏剧传统今天还在这边保留着,并且被很精心地继承和发展下来。

 

全国政协委员、京昆室委员、国家一级演员马博敏女士:上海京剧院到俄罗斯演出的时候,所接触到的很多都是俄罗斯的人民艺术家和功勋艺术家,他们对中国戏曲的评价特别高,认为中国戏曲所表现的曹操和杨修是在探讨一种人性与才能之间的关系,曹操和杨修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刺猬的拥抱”,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俄罗斯人能够领会中国戏曲的唱念做打,并且从俄国人的文化视角将其深化。受到这个鼓舞,我们还要将《哈姆雷特》改编成京剧搬到英国上演,把《白蛇传》搬到法国。

上海和俄罗斯每年都有文化交流,上海人非常喜爱俄罗斯的芭蕾舞和油画。两方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吸收都有很好的基础。

我应邀访问过美国国务院文化处,他们的主要职能就是把美国文化、美国精神推广到全世界。同样,我们也有责任把中国文化推广出去,让全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精神。

 

俄罗斯国立赫尔岑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梁翠珍教授:俄罗斯历来是艺术大国,民众的艺术修养都很高。有一年普京去视察圣彼得堡话剧院,正逢剧院装修。当参观到《办公室的故事》女主角——俄罗斯人民艺术家阿丽萨·布鲁诺夫娜·弗雷德里赫的化妆室,顿时不满地问道:“这样的环境怎么能工作?”然后从自己的津贴中拿出一部分,“让艺术家在更好的环境中”。

俄罗斯还有一个传统就是但凡举办宴会一定会邀请大艺术家,表明了他们对艺术的尊重。艺术家不只依靠国家发工资生活,还依靠社会对艺术的尊重和喜爱。

俄罗斯赫尔岑师范大学坐落于喀山教堂边上,其中有一个玻璃的建筑是师大的毕业生为母校捐助的。这样的人在俄罗斯有很多。我觉得俄罗斯人的思维更接近道家的老子,他们无论吃什么,住哪里,都过得很愉快。在休息日的时候,即使能赚钱也不去工作。俄罗斯人是一种积极思维的民族,乐天知命,这种精神也能解决很多艺术上的问题,让他们安贫乐道。

梁翠珍教授:92年上海京剧院通过俄罗斯文化部在彼得堡大剧院演出。场场爆满,预定上演2场,最后加演1场。

 

梁翠珍教授:从1999年开始,俄罗斯全国广播电台有40分钟的节目介绍中国文化,最初俄罗斯人说:“俄罗斯文化非常优越,我们不需要外来文化。”

第二年他们的态度就缓和很多……这样连续6年,他们开始打电话问是否可以像中国一样过灯节。我想说的是,俄罗斯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是可以带动和培养的。

 

梁翠珍教授:圣彼得堡话剧院有一个大舞台,一个小舞台。双方之间仅有剧目和时间的区别,上演的戏剧按照市场需求决定。在这边一直有一些小剧场,面向传统戏剧爱好者,里面上演的包括契诃夫的戏剧。

在俄罗斯,看戏被当成是一种仪式,大街上步履蹒跚的老太太,走进剧院都会把大靴脱下来换成小皮鞋,精心打扮,涂脂抹粉。表现出一种对严肃艺术的虔诚。

在普希金剧院,从那些海报上可以看到很多传统戏剧,每个月都有,比如契诃夫的,还有体验派的戏剧作品。它的存在是有群众和市场基础的。

俄罗斯的文化非常复杂,当前国家的文化政策也很宽松。他们也有比较现代的作品。

彼得堡大话剧院就是完全沿袭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一个剧院。剧院的导演演员都是在体验派的理论体系下培养的,从未断代过。在伟大的苏联戏剧导演、人民艺术家格奥尔吉·阿列克山德洛维奇·塔夫斯托诺戈夫的带领下,在圣彼得堡形成了这样一个文化圈子,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梁翠珍教授:我想,应该在俄罗斯成立一个京剧学校,要让俄罗斯文化认可你,光从国内来的交流代表团是不够的,还要让中国的文化在异国生根发芽。

 

俄罗斯华人艺术家协会潘义奎主席:五、六十年代留苏的大艺术家靳尚谊先生说过,绘画的基本问题是技术问题。这种技术需要通过大量练习获得。我在列宾美院受到的最大启发是亲身接触到了那些对艺术和育人孜孜不倦的人。

在列宾美院给学生作品打分就需要3天,先是任课老师,然后系主任,接着院长带队评判,再最终给定分数。

列宾美院前院长别西科夫给学生讲课,如果有哪一位学生迟到了,他都会把内容原封不动地再给这位学生讲一遍。

我的导师,俄罗斯人民艺术家列德涅夫先生也是其中之一,异常勤奋,随便哪一次去他的画室,总能找出一千幅画以上。他现在已经有数百幅作品被中国收藏。

列德涅夫先生70多岁了,患有眼疾,非但不因此停止绘画反而对我说:“要趁眼瞎之前再多画一些。”

约我外出写生,总是6点天不亮就到我房子楼下,说“要画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样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能从一个侧面上反映俄罗斯的文化艺术。

 

原西南师大舞蹈音乐系主任琦琦:如果有可能的话,创建一所教授中文的幼儿园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包含中国文化的课程。我们向国务院侨办提出过,希望他们能够在书籍、教师配备上给予支持。以便于长期的做一些项目。

 

国家公派留学生、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声博士王世让先生:我的导师是俄罗斯功勋艺术家,专业是歌剧。他对我说:“你们中国人在京剧里能边翻跟斗边唱,这在西方歌剧里是难以企及的高度。”

在我读书的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总是能领到观看免费演出的门票。这些都是一些音乐系的学生组织的表演,在一些博物馆,展览馆里面。由这些机构提供场地供学生演出,也能靠演出吸引游客。我想这也是一个互利的事情。目前在国内,戏曲专业学生缺乏演出的机会,对京剧感兴趣的人群也没有很多机会欣赏专业的表演。所以可以像俄罗斯这样尝试。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